Idy Chan feat. in MingPao Weekly issue #2179 » A5 NEWS idy chan 陳玉蓮新聞

Sources: MingPaoWeekly #2179 @ Page 66-7

不可有獨立思想 不能常聯絡家人
陳玉蓮收徒注重樣靚身材正

金庸筆下的小龍女特立獨行,現實中的陳玉蓮亦自成一派,「我相信有神的存在,但我不是基督徒或天主教徒,跟隨師父多年,無論靈性與智慧,我都有很大進步。」近半年來,她穿梭國內不斷行善,其中一個重要項目,是「收徒弟」。「面試了好幾百人,幾乎都是家境貧困的女孩,如果可以跟到我,那是非常幸運,可說改變她們的一生。」

三年前拍罷無綫劇集《原來愛上賊》,陳玉蓮又轉趨低調,除了偶爾客串港台節目以外,她全力修行與行善,不常在港;最近海港城與聖雅各福群會復康服務合辦「泥造人 樂造人」陶藝展覽,身為聖雅各福群會陶藝工作室創辦導師的蓮妹,亦因身在內地未能出席開幕禮,找着蓮妹,伊人正身在重慶。「最初,是一位日本陶藝家告訴我,很多大學都有藝術治療,一邊教人、一邊自己學習;智障人士做陶瓷,不應該着重展品得到幾多人讚賞,在反覆將泥土搓爛的過程中,讓我們重新改造、自我反思,就算是我這些所謂『正常人』,一樣要學懂謙虛,真誠地面對批評,勇於承認自己的不是。」

我說,蓮妹積極行善十多年,很偉大,她果然回應得很真:「我係咪好偉大?都係o架!譬如上山區要行幾個小時,很多人說,陳玉蓮可以用錢解決一切,叫人去行不就可以嗎?但我寧願親力親為,這不是要大家覺得我偉大,而是要了解實情,就一定要身體力行,好讓其他人知道,凡事並不是唾手可得。」作為義工,她希望給弱勢社羣最大的幫助,最近的一大動作,是計劃挑選幾個年齡介乎十三至十七歲的小妹妹,收為徒弟。「這個年紀的小朋友,思想未固定,如白紙一張,好教 啲;但兩年前,有一個廿多歲的女孩,剛讀完大學,跟她說我的理念,她立即願意跟我。」跟蓮妹幹些什麼呢?「主要做義工,我也會找專人教她們打功夫、英文、禮儀,當我做代言或其他演藝工作,她們就會做助理;除了照顧起居飲食,我還會定期給錢她們的家人。」

不排除收男徒弟

◄校長宣布陳玉蓮想收一名徒弟,幾百個女學生隨即如蟻附羶、蜂擁報名;但接見了所有人,蓮妹說,仍未有一個完全合她心水。

蓮妹收徒的淵源,始於幾年前替港台主持節目,接觸了「青鳥」與「紫藤」兩個關注性工作者團體,有機會跟一些來自四川、重慶、貴州的年輕女生傾偈,留下深刻的印記,決意要幫助她們脫貧。「我不可能幫助所有人,做善事一定要認清自己的能力,好多人做義工,未學懂游泳就跑去做救生員,救人不成淹死了自己。」她收徒的概念獲得貴州政府支持,一間學校的校長對着全體學生宣布:「陳玉蓮想收一個女徒弟,有人願意追隨她嗎?」全校千多名女學生,有三、四百人立即響應,湧到蓮妹面前報名,場面哄動。「大陸有一孩政策,有人提我:『陳玉蓮,父母不會將孩子交給你的!』但若是聰明的話,就知道跟隨我的好處,有些家長一聽我的理念,即時就說:『什麼時候帶我的女兒走?』」為什麼不收男生?她笑:「我不懂帶男生,大家一起生活,還是女生比較容易溝通!不過,我也不排除會收男徒弟,最好性格溫馴、身材健碩,陪着我一起入山區,比較有安全感。」

在貴州見了好幾百人,還是不合蓮妹眼緣,後經朋友介紹,收了兩個小妹妹,共同生活了一個月,蓮妹說她們仍未算正式徒弟。「好多條件都爭,我一定要白裏透紅,身材好,不是model那種,我要豐滿型,男人看女人,看靚女人都會舒服啲,我要天天對着她,當然希望有個漂亮女生在身邊。」蓮妹收徒講求外在條件,又會提供一連串學習機會,是想培育弟子進入娛樂圈嗎?「完全不會排除這個可能性,但也要看她們有沒有這個材料,再因材施教。」

突然好想拍打戲

有幸入門,成為陳玉蓮的弟子,需要遵守什麼戒條?「沒有什麼特別戒條,她想走,隨時都可以,唯一是不可以整天聯絡屋企人,如果我們剛好到她的鄉下做義工,譬如成都,她當然可以回家放假;作為學徒,也要百分百服從,不可以有獨立思想,意見固然可以提出,但不能脫離我們的想法。」有云養一個小孩要四百萬,雖然蓮妹想收十三至十七歲的弟子,但起居飲食與教育經費也屬不菲,錢從何來呢?「沒有任何人捐獻,一分一毫都是我、師父與幾位同修師兄弟一起集資的。」據聞之前蓮妹曾在香港與加拿大分別中過兩次彩票,獲得合共五千萬獎金,故將之回饋社會乎?她有點遲疑,但還是禮貌地笑着回應:「這個好難答你……總之,是我與所有同修一起出錢吧!」

師父認為,蓮妹應該將自己的修行告訴年輕一代,最直接的方法,就是拍一部電視劇,讓更多人認識或記起她,再宣揚自己的理念,是以零七年她復出接拍《原來愛上賊》,之後無綫再為她度身訂造一部功夫劇,卻因檔期間題而押後。「我突然好想拍打劇,TVB好疼我,本來為我開拍一部以太極高手李暉為藍本的古裝劇,檔期都傾好晒,但開拍前TVB說,因為另一部劇要多用十幾天廠期,但我的期完全不可以調動,結果拍不成,我也覺得好可惜。」這股忽然冒起的「打氣」猶在嗎?她哈哈笑:「還在呀!有些人聽完會說:『你這把年紀還拍打戲?』我說很有趣呀,希望稍後有機會成事吧。」



One Comment

  1. #
    Inthira
    August 17th, 2010 at 4:58 PM

    Ummm…I really love to heard they called our Gugu in this name “的小龍女” (^__^)
    Thanks Erin for the updated. :b

blank